忆江南古诗,钱江晚报:大学不应给伪学供给讲台,口水鸡的做法

原标题:大学不应给伪学供给讲台

据汹涌新闻报道,4月19日,多名武汉某大学前史文化学院学生向记者反映,该校18日下午举行国学讲座,受邀主讲人安德义大谈“女德”等伪国学,如呈现“温顺的女人兴隆三代,爱诉苦的女人会坏三代”、“养颜不如养身,养身不如养心,怨气是百病的源头”等言辞。

安大师的言辞在现场就引起许多辩驳。爱诉苦的确会对子孙有必定的影响,但为什么特别提出爱诉苦的女人坏三代?莫非男的爱诉苦不也同样会毁三代?诉苦对不对那也得看是啥原因,有没有采纳举动?孟母三迁不就是两次因环境对小孩的教育欠好而有了怨气吗?这有什么不对?而且,女人爱不爱诉苦不是传统文化问题,而是个人涵养问题。莫非我国前史上那么多出色的女子,比方班婕妤、李清照、秦良玉等等也都是爱诉苦的怨妇?难怪许多人在质疑这个安德义,以为他就像是个举着国学牌子欺诈的学术痞子,也难怪有人说:此非儒学,奴学也!

据记者了解,此次讲座归于该大学“博雅大讲堂”系列活动,但校园一向未按以往流程,提早在官网发布讲座主讲人及主题。记者取得的谈天截图显现,有教师在群内发布告诉称,相关领导只说“约请一位国学专家到华师讲学”,期望前史学院承办,“要求安排一百人左右学生参与”。而且,安德义的身份也很成问题。安德义常以“湖北省孔子学术研究会副会长”的身份前往中小校园及高校讲演。但在2019年1月15日,该研究会已被湖北省民政厅列入湖北省第四批涉嫌不合法社会安排名单。该大学后来在一则告诉中回复:“本次讲座履行了正常的讲座管理程序。”可是这样的流程,像是履行了“正常的讲座管理程序”吗?况且教育部曾发布《制止阻碍义务教育施行的若干规则的告诉》,明确规则:“不得以‘国学’为名,教授‘三从四德’”。华中师大的这节课莫非不是以行政手法,给了“三从四德”以传达渠道了吗?

还有,安德义在讲到“善人不怨—涵养”时,引用了《王凤仪言行录》中的内容,如“善人不怨人,怨人是伪君子;贤人不气愤,气愤是愚人;有钱人不占廉价,占廉价是贫民;贵人不耍脾气,耍脾气是贱人”。但王凤仪何许人也?他曾在“九一八”事故后揭露投靠日伪政权,这种连封建社会中最基本的忠君报国的道德都不能恪守的叛徒,有什么资历议论“德”呢?所以难怪同学们纷繁质疑安德义的资质、学术才能,以及校方讲座管理才能。

现在的伪国学,常拿一些封建糟粕说事,拿女子开刀。正如鲁迅所说:历来男性的作者,大略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人身上。什么“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一些降低女人的糟粕沉渣泛起。现在的国学,有多少糟粕假汝之名?多少黑锅待你去背?伪国学向高校浸透,更是露出出了高校中的一些问题。一些院校为了表面工程,不细心考虑活动的质量,胡乱举行活动,还简略粗犷地要求学生参与。校园请人来讲座,不仅仅是做完管理程序就可以,应该做好讲座人的资质挑选。一场讲座酬劳几千上万,不能让经费白白花了,更不能让学生的时刻白白浪费。更重要的是,这些不合格的讲座,将对一代大学生的思维形成多大的紊乱?

(责编:董晓伟、王倩)